其一世最高职业是通告省论著郎AOA官方入口

发布日期:2024-07-09 23:01    点击次数:64

杜甫五古《八哀诗-故论著郎贬台州司户荥阳郑公虔》读记AOA官方入口

(小河西)

此诗是《八哀诗》第七首。有三个原注:注1:往者公在疾,苏许公颋位尊望重,素未融会,早爱才名,躬自抚问。后结忘年之好,远迩嘉之。注2:“公著《荟蕞》等诸书除外,又撰《胡本草》七卷。注3:论著与今通告监郑君审,篇翰皆价,谪江陵,故有阮咸江楼之句。

郑公虔:郑虔。其一世最高职业是通告省论著郎,终末职业是台州司户。郑虔生平见《新唐书-文苑传-郑虔》传记127。也可参阅《杜甫五古“戏简郑广文虔兼呈苏司业源明”读记》。此诗作于出峡曾经,时杜甫居夔州(云安或奉节)。

故论著郎贬台州司户荥阳郑公虔(杜甫)

鶢鶋至鲁门,不识钟饱读响。孔翠望赤霄,愁念念雕笼养。

荥阳冠众儒,早闻明公赏。地崇士大夫,况乃气通晓。

鶢鶋(yuán-jū):同“爰居”。海鸟名。《庄子-至乐》:“昔有海鸟止于鲁郊,鲁侯御而觞之于庙,奏《九韶》合计乐,具太牢合计膳,鸟乃眩视忧悲,不敢食一脔,不敢饮一杯,三日而死。”成玄英疏:“昔有海鸟,名曰爰居。形色极大,头高八尺,避风而至,止鲁东郊。”

孔雀:《鹪鹩赋序》(晋-张华):“孔雀翡翠,或陵赤霄之际,或托绝垠除外。”

雕笼:《鹦鹉赋》(汉-祢衡):“闭以雕笼,剪其翅羽。”

名公:指苏颋。《旧唐书-苏瑰传》传记38:“(苏)瑰子颋,少有俊才,一览千言。弱冠举进士。…神龙中,累迁给事中,加修文馆学士,俄拜中书舍东谈主。寻而颋父同中书门下三品,父子同掌枢密,时合计荣。机事填委,文诰皆出颋手。中书令李峤叹曰:'舍东谈主出口成章,峤所不足也。’开元四年,迁紫微侍郎、同紫微黄门平章事,与侍中宋璟同知政治。…(开元)十五年卒。”(参饶恕注1。)

地崇:位高。指论著郎。郑虔在天宝十五载(756)长安沦一火 前方已官至通告省论著局论著郎(从五品上)。

粗鲁:就像飞到鲁门的海鸟爰居,听不解白钟饱读的声响。又像渴慕高天的孔雀。担虑着在雕笼中被饲养。荥阳郑公是众儒之冠,早听说被闻名的苏公观赏。您是士大夫身居高位,况兼您还悦目娱心。

自在生知资,学立游夏上。神农或阙漏,黄石愧师长。

药纂西极名,兵流指诸掌。集结无余恨,荟蕞何技痒?

生知:不待学而知之。《论语-季氏》:“不学而能者上也。学而知之者次也。困而学之,又次之也;困而不学,民斯为下矣。”

游夏:子游(言偃)与子夏(卜商)。均为孔子学员,长与作品。《论语-进步》:“作品:子游、子夏。”《赠吏部尚书萧公神谈碑》(唐-张说):“四科得游夏之门。”

神农:指成书于汉的《神农本草经》。阙漏:罅漏。阙与缺同音通假。

黄石:指汉初隐士黄石公的《黄石公三略》。黄石公曾授予张良兵书。详见《史记-留侯世家》卷55。

指诸掌:谚语“如指诸掌”。《论语-八佾》:“子曰:'子知也;知其说者之于国际也,其如示诸斯乎!’指其掌。”用以喻对事物纯熟明确。《颜氏家训-涉务》:“吾见世汉作品之士,品藻古今,若指诸掌。”【佾(yì):乐舞的 队伍。】

集结:归并归并;集结。《汉书-司马迁传赞》:“亦其涉猎者重大,集结经传,飞驰古今,凹凸数千载间,斯亦勤矣。”

荟蕞(zuì):网罗琐碎。《说文》:“荟,草多貌。”《广韵》:“蕞,小貌。”

参阅:《新唐书-文艺传-郑虔》传记127:“虔学长于地舆,山川险易、方隅物产、兵戍众寡无概略。尝为《天宝军防录》,言典事该。”《新唐书-艺文志》:“郑虔《胡本草》七卷”。“郑虔《天宝军防录》。”

参阅:《封氏闻见记》卷10:“天宝初,协律郎郑虔网络异闻,著书八十余卷。东谈主有窃窥其草稿,告虔私修国史,虔闻而遽焚之。由是贬谪十余年,方从调选。受广文馆学者。虔所焚书既无别本,后更纂录,率多渐忘。犹存四十余卷。书未有名。及为广作品者,询于国子监司业苏元明。元明请名《会粹》。取《尔雅》序'会粹旧说’也。西河太守卢象赠虔诗云:'书名《会粹》才偏逸,酒号屠苏味更醇。’即此之谓也。”

粗鲁:拥有天生贤慧的天资,常识在子游与子夏之上。神农本草或有阙漏,黄石公也愧为您的师长。药方汇编以《西极》为名。对兵家学派了如指掌。归并重大的知识编撰《荟蕞》,是为没鼓胀恨,仍是您技痒?

尺度星经奥,虫篆图画广。子云窥未遍,方朔谐太枉。

神翰顾不一,体变钟兼两。文传国际口,大字犹在榜。

昔献字绘画,新诗亦俱往。沧洲动玉陛,宣鹤误一响。

三绝自御题,四方尤所仰。

尺度(guī-niè):土圭和水臬(测定仪器);喻规范或步骤。《石阙铭》(梁-陆倕):“陈圭置臬。”

星经:指《甘石星经》。天文星占论著。传是甘公、石申作。

虫篆:虫书。《隶书体》(晋-成公绥):“虫篆既繁,草藁近伪,适之中和,莫尚于隶。”《说文解字-叙》(汉-许慎):“鸟虫书,是以书幡信也。”

子云:扬雄。《汉书-扬雄传》:“扬雄子子云,蜀郡成都东谈主也。雄少而勤学,博览无所不见。”

方朔:东方朔。《汉书-东方朔传》:“上以朔口谐辞给,好作问之。”枉:《说文》:“枉,邪曲也。”口谐辞给:言辞幽默敏捷。

枉:周折;粗暴。《说文》:“枉,邪曲也。”《论语-颜渊》:“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”

顾:指顾野王(519-581)。工诗文,善书道图画,尤工草虫。宋徽宗赵佶曾得其《草虫图》,称为精工之作,著录于《宣和画谱》。

体变:诗作品制或立场之变。《文心雕龙-神念念》(梁-刘勰):“若情数诡杂,体变迁贸。拙辞或孕于巧义,庸事或萌于新意。”《宋书-谢灵运论传》(梁-沈约):“律异班贾,体变曹王。”

钟:钟繇(151-230)。魏书道家。篆、隶、真、行、草多种书体兼工。钟会(225-264),钟繇季子,书道家。

参阅:《新唐书-文艺传-郑虔》传记127:“尝自写其诗并画以献,帝大署其尾曰:'郑虔三绝’。”

沧州:《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 桥》(皆-谢朓):“既欢怀禄情,复协沧洲趣。”吕延济注:“沧洲,洲名。隐者所居。言我既欢得禄,复合此趣矣。”

宣鹤:宣城之鹤。【曾任宣城太守的谢朓有诗《之宣城……》,诗中有“沧州趣”三字,郑虔画的亦“沧州”。或因而引出“宣城鹤”。宣城如实也有鹤的传奇。《配合御览》卷46:“《宣城图经》曰三鹤山在溧水县东南六十里,昔有潘氏昆仲三东谈主于此山求仙,后谈成,成为三白鹤于此冲天。”】

玉陛(bì):君王宫殿台阶;借指朝廷。《三国志-魏志-陈念念王植传》:“排金门,蹈玉陛。”《夏月花萼楼酺宴应制》(唐-王昌龄):“玉陛分朝列,论著发圣聪。”

粗鲁:对地舆天文您商榷宽绰,书道绘画方位涉猎甚广。对比您,扬雄的研究还不够众多,而东方朔虽说话幽默却太“枉”。有了您,书翰如神的顾野王不行惟一无二;濒临书道立场多变的钟繇钟会,您单对双。您的诗文传遍国际东谈主东谈主朗读,您书写的大字犹在匾额之上。当年您曾向玄宗敬献字画,您写的新诗也一并献上。画的“沧州图” 浮动扬所有这个词宫殿,宣城白鹤鸣叫不停误合计回到了家乡。玄宗在您画上题写“郑虔三绝”,从此您更为四方东谈主士所钦佩。

嗜酒益疏放,弹琴视天壤。身高实土木,亲近惟几杖。

未尝寄官曹,突兀倚书幌。晚就芸香阁,胡尘昏坱莽。

反覆归圣朝,点染无扫荡。老蒙台州掾,世俗浙江桨。

履穿四明雪,饥拾楢溪橡。

“嗜酒”二句:《晋书-阮籍传》:“籍面目瑰杰,志气宏放,傲然独得,纵情不羁,而喜怒不形于色。或闭户视书,累月不出;或登临山水,经日忘归。博览群籍,尤好庄老。嗜酒能啸,善弹琴。当其场合,忽媲好意思骸。”

天壤:国际;天渊;典“示天壤”。《庄子-应君王》卷3:“吾示之以天壤,名实不入,而机发于踵。”《晋书-张华传》:“普天壤而遐不雅,吾又安知尺码之所如!”《谒璇上东谈主》(唐-王维):“方将见身云,陋彼示天壤。”

身高土木:体魄不加修饰。《晋书-嵇康传》:“身长七尺八寸,好意思词气,有风韵。而土木身高,不自藻饰。”《世说新语-容止》(南朝宋-刘义庆):“刘伶身长六尺,貌甚丑悴,而悠悠忽忽,土木身高。”

几杖:坐几和拐杖(常用为敬长者之物);借指老东谈主。《礼记-曲礼上》:“大夫七十而致事,若不得谢,则必赐之几杖。”《史记-淮南衡山传记》:“元朔三年,上赐淮南王几杖,不朝。”

官曹:仕宦行业的机关或方位。参阅:【《唐语林》卷2:“天宝中,国粹增置广文馆,以领词采之士。荥阳郑虔久被贬谪,是岁始还京师参选,除广文馆学者。虔苍茫曰:'不知广文曹司安在?’在野谓曰:'广文馆新置,总领文词,故以公名贤处之。且令后代称广作品者自郑虔始,不亦好意思乎?’遂拜职。”《新唐书-文艺传-郑虔》传记127:“虔乃赴任。久之,雨坏庑舍,有司不复修完,寓治国子馆。”】

书幌:书帷;亦指书斋。《昭明太子集序》(梁-刘孝绰):“犹临书幌而继续,对欹案而忘怠。”《过裴舍东谈主故园》(唐-刘长卿):“书幌无东谈主长不捲,秋来芳草自私萤。”

芸香阁:芸台。通告省又名。《入门记》卷12引鱼豢《典略》:“芸台香辟纸鱼蠹,故藏书台称芸台。”郑虔最高职业是论著郎(从五品上)。属通告省论著局。《大唐故论著郎贬台州司户荥阳郑府君并夫东谈主琅琊王氏墓志铭》:“公讳虔,字趋庭,荥阳东谈主也。……六移广文馆学者,七迁论著郎。无何,狂寇凭借陵,二京失守,公奔窜不暇,遂陷身戎虏。初胁授兵部郎中,次国子司业。国度克复日,贬公台州司户。”

坱莽:弥散。《梓州郪县兜率寺宝塔碑》(唐-王勃):“火绝烟千里,与云雨而坱莽。”

点染:污染。《秦州见敕目…》(杜甫):“宫臣仍点染,柱史正零丁。”

四明:山名。在今宁波西南。自天台山发脉,绵亘于奉化、慈溪、余姚、上虞、嵊县等县境。

楢(yóu)溪:山名。在今天台县东。《游天台山赋》(晋-孙绰):“济楢溪而直进,落五界而迅征。”

履穿:谚语“履穿踵决”。鞋破浮现脚后跟。形色贫苦。《庄子-让王》:“捉襟而肘见,纳履而踵决。”

拾橡:《庄子-盗跖》:“且吾闻之,古者畜牲多而东谈主少,因此民皆巢居以避之。昼拾橡栗,暮栖木上,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。”《庄子-徐无鬼》:“居山林,食芧栗。”

粗鲁:因好感饮酒实质愈加疏放,好感弹琴眼睛望着天外和泥土。您的体魄从来不加修饰,最亲近的惟有坐几和拐杖。广文馆本未依附仕宦办公之所,因雨毁馆舍, 有时间您只得寄居书幌(国子馆)。天宝末您任职通告省论著局(芸香阁),不久乱军占领长安天外阴森烟尘弥散。国际翻覆今后您重归圣朝,您虽受伪朝污染,朝廷终究莫得“扫荡”。老年遭贬台州掾吏,您随风转舵在浙江舟上。履穿踵决脚踏四名山雪,挨冻受饿捡拾楢溪山栗橡。

空闻紫芝歌,不见杏坛丈。天长眺东南,秋色余魍魉。

永逝惨于今,班白徒怀曩。春深秦山秀,叶坠清渭朗。

剧谈贵爵门,野税林下鞅。操纸终夕酣,时物集遐想。

紫芝:典“商山紫芝”。详见汉皇甫谧《高士传》卷中“四皓”。《题李尊师松树障子歌》(杜甫):“怅望聊歌紫芝曲,时危惨澹来悲风。”

杏坛:相传孔子聚徒授业讲学处。《庄子-渔父》:“孔子游乎缁帷之林,休坐乎杏坛之上。弟子念书,孔子弦歌饱读琴。”

丈:函丈。《礼记-曲礼》:“若非饮食之客,则布席,席间函丈。”郑玄注:“谓讲问之客也。函,犹容也,讲问宜反向容丈,足以指画也。”原指讲者与听者坐席之间相距一丈。后用以指讲学的坐席。亦用尊称 前方辈学者或安分。《斋中杂兴》(宋-陆游):“成童入乡校,诸老席函丈。”

魍魉:为鬼为蜮。《游天台山赋》(东晋-孙绰):“始经魍魉之涂,卒践无东谈主之境。”

怀曩:囊怀。昔日之情感;从 前方的抱负。《为贞阳侯与太尉王僧辩书》(陈-徐陵):“亲邻之谈,夙契逾深;无改曩怀,增感弥篤。”《上水遣怀》(杜甫):“穷迫挫曩怀,常如中风走。”

剧谈:泛论。《汉书-扬雄传》:“口吃不行剧谈。”《寄李十二白》(杜甫):“剧谈怜野逸,嗜酒见灵活。”

税:息。鞅:借指车马。《说文》:“鞅,颈靼也。”《归园田居》(东晋-陶潜):“田园罕东谈主事,陋巷寡轮鞅。”《京路夜发》(皆-谢朓):“行矣倦路长,无由税归鞅。”

操纸:染翰操纸。指书写论著。《秋兴赋》(晋-潘岳):“譬犹池鱼笼鸟,有江湖山薮之念念。因此染翰操纸,慨然而赋。”

时物:《长歌行》(魏-曹睿):“中央感时物,抚剑下 前方庭。”《答许询》(东晋-孙绰):“仰不雅大造,俯览时物。”

粗鲁:花销听闻您在台州的《紫芝歌》,再也看不到敬仰的广文馆主讲。东南远眺台州远处的天外,秋色之中还存有为鬼为蜮。那次在长安凄惨的永逝一直到今天,俺鬓发花白花销吊唁咱俩昔日的往还。春深时令秦山鲜艳,花叶陨落在清亮轩敞的渭水之上。我们在郊野的林下安身休息,泛论着贵爵之门的兴一火。酒酣后染翰操纸终夜继续,网罗 情况景物张开想象的翎毛。

词场竟疏阔,平昔滥吹奖。百年见存卒读,牢落吾安放。

荒原阮咸在,出处同世网。他日访江楼,含凄述 浮动飖。

疏阔:迂阔;久隔。《汉书-沟洫志》:“御史大夫尹忠对象略疏阔,上切责之,忠寻短见。”《赠蜀僧闾丘师兄》(杜甫):“小子念念疏阔,岂能达词门?”《颜氏家训-慕贤》(北皆-颜之推):“古东谈主云:'千载一圣,犹旦暮也;五百年一贤,犹比髆(bó)也。’言圣贤之贫苦,疏阔如斯。”

滥吹:借鉴典“滥竽”。《韩非子-内储说上》:“皆宣王使东谈主吹竽,必三百东谈主。南郭先生请为王吹竽,宣王说之,廪食以数百东谈主。宣王死,湣王立,好逐个听之,处士逃。”后以“滥竽”喻没真才实学者或示自谦。

牢落:零碎;苦处。《上林赋》(汉-司马相如):“牢落陆离,烂熳远迁。”《仆射陂晚望》(唐-罗邺):“田园牢落东归晚,谈路勤快北去长。”

吾安放:子贡从孔子临终作歌美妙出殡音,感到尊师身后,我方将无所遵奉。后用为哀师死之典。《礼记-檀弓上》:“孔子早作,负手曳杖,消摇于门,歌曰:'泰山其颓乎!梁木其坏乎!兰摧玉折乎!’既歌而入,当户而坐。子贡闻之,曰:'泰山其颓,则吾将安仰;梁木其坏,兰摧玉折,则吾将安放?夫子殆将病也!’逐趋而入。夫子曰:'…予殆将死也。’盖寝疾七日而没。”

阮咸:晋名士。阮籍侄,与籍皆名。后借指“侄子”。《寄上舍东谈主叔》(唐-李端):“阮咸虽别巷,遥识此时心。”【据原注3,此处以阮咸代指郑虔侄子郑审。郑审原为通告监,贬谪江陵。】

世网:喻法则礼教对东谈主的拘谨。《答难养生论》(魏-嵇康):“奉法循理,不絓世网。”《赴洛谈中作》(晋-陆机):“借问子何之,世网婴我身。”

江楼:典“访江楼”。《世说新语-作品》:“桓玄尝登江陵城南楼云:'我今欲为王孝伯作诔。’因吟啸良久,随而动笔。”此借指江陵城楼。

含凄:满怀凄清。《庐陵王墓下作》(南朝宋-谢灵运):“含凄泛广川,挥泪眺连冈。眷言怀正人,千里痛切中肠。”《早秋韶阳夜雨》(唐-许浑):“宋玉含凄梦亦惊,芙蓉山响一猿声。”

粗鲁:作品界俺已分辩很久,往日您对俺有太多吹奖。瞧见您百年存卒读今后,孤立的俺如同子贡在孔子临终时一样心理无处安放。诚然您的侄子郑审还在,他生僻在江陵因际遇相同的“世网”。他日俺肯定到江陵拜访,满怀凄清解释东谈主生的 浮动飖。

诗意串述:这首诗共64句。首8句写东谈主品名望。像爰居不识东谈主间声响。像孔雀不胜雕笼饲养。是众儒之冠,早已为泰斗观赏。地点骄慢还悦目娱心。接着8句写著述。您有自在生知之姿,知识在游夏之上。悉力补充神农阙漏,编篡《西极》网罗药方。黄石公有愧为您师长,您对兵流了如指掌。您把重大的知识归并于《荟蕞》,您是为没鼓胀恨仍是技痒?“尺度”14句写才艺。您懂得“尺度、星经”之奥。书道绘画涉猎更广。对比您扬雄所窥“未遍”,而方朔虽谐却枉。书道如神AOA官方入口,顾野王不再惟一。立场多变,您一东谈主可比钟繇父子一对。诗文传遍国际,大字还在榜上。向玄宗献书献画还献诗章。画的《沧州图》惊动宫廷,连宣城鹤都误合计回到故我始终鸣响。玄宗为您题写“郑虔三绝”,四方东谈主士个别钦佩。“嗜酒”4句补写实质。嗜酒因而实质疏放。弹琴眼里惟有“天壤”。(专一。无私。)体魄从不修饰,亲近惟有几杖。(不善搪塞。)“未尝”10句写仕路过历。广文馆底本并非“寄官曹”,因馆舍崩塌只得“倚书晃”。自后您晋升至“芸香阁”,胡兵陷京, 有时“昏坱莽”。两京复原后您归圣朝。虽在伪朝曾被“点染”,但朝廷宽大并“无扫荡”。大哥后贬为“台州掾”,随风转舵到浙江。您在四明履穿踵决。您在楢溪捡拾栗橡。“空闻”6句写东谈主一火。现时俺只可花销听听“紫芝歌”,再也见不到广文馆主讲。远眺东南的台州,秋色中大致还余魍魉。从长安那次凄惨的永逝于今,俺已鬓发花白,只可花销“怀囊”。“秦深”6句写怀囊。意象了春深时令秦山鲜艳,一共看花叶陨落清渭河上。意象了在郊野林下一共歇息,泛论侯门遗事国际兴一火。意象了一共操纸染翰终夜继续,网罗时景 情况,张开想象翎毛。末8句写哀念念。俺已久别“词场”,往日在词场您对俺太多“吹奖”。在您百岁今后,俺孤立的心无处安放。好在您的侄子郑审还在,他现时也因相同的“世网”贬谪江陵。他日俺肯定“访江楼”,与您的侄子郑审一共教授东谈主生之“ 浮动飖”。

本站仅供给存储服侍,所有本体均由用户颁布,如察觉存害或侵权本体,请点击举报。



Powered by AOA体育新登录入口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